CBA

轮回墨恸 第十二章 出发

2019-10-12 18:13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轮回墨恸 第十二章 出发

当墨恸洗完后,擦干身体,随即从身边的芦草丛中翻出来一个古朴的戒指,其上纹着一些玄奥的符文。

纳戒,须弥纳芥子,芥子纳须弥。其中有独立的空间,可以收入比其本身体积更大的物品。

不过这个纳戒的品阶只是最低级的,其中只有十立方米的空间。纳戒在轮刑大陆上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,不过却是有一些昂贵而已,比如,墨恸这枚纳戒虽然只是最低阶,却花费了墨恸近一百金币。(金钱换算:1钻石币=10水晶币=100金币=1000银币。一般一个普通的家庭,50金币就够这家不拮据的过上一个月了)。一百金币可是墨恸在江府上不吃不喝的工作三个月的工资。不过对于现在的墨恸来説已经够用了。

墨恸从纳戒之中取出一套黑色的武者装束,穿上后又将之前退下的家仆装束收到纳戒之中,看了看已经变黑的水,一脚将之前蓄水用的土堆踢到,脏水就顺着缺口流到宽大的池塘之中,不一会黑色的水就扩散到池水中,被其同化。

做完这一切后,墨恸一个翻身跳上池塘边上的墙壁,“啪嗒!”一声轻响后,又跃上旁边的的房dǐng。俯下身子看了看四周没有人后,快步沿着墙头向江府的大门掠去,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。

一系列动作,十分的娴熟,显然之前干过许多次。

当墨恸来到江府的大门时,一个闪身隐入了旁边的绿化草丛中,漏出一双如墨的双眸,看了看守门的两个护卫,又看了一眼天上的圆月,心中默默道“看着时间,换班的时间快到了吧!”

“踏!踏!踏”

果不其然,墨恸刚想完,一阵脚步声在夜中响起,格外清亮。墨恸在听到这阵脚步声后,眼中并没有意外,仿佛这一切尽在意料之中。随即缓缓将自己的身子又向草丛中紧了紧。

只见两个穿着轻甲的迅游,向门口两个快睡着的守卫走过去。当两人看到门口另外两人的样子后,也是见怪不怪,其中一个较高的迅游走上前去,拍醒了两个守卫。开口道“换班了。”

“欧,是你啊!换班啦!”

“好啊,终于换班啦,累死我了。”

“还累呢,你在这都站着睡了两个多时辰了。”

“诶!这下可不敢了,你没听説咱们江府中死了一个人么?”

“什么?我都不知道,谁死了?”

“就是就是那个整天巴结在家主身边的家仆,古田呗!”

“古田?哦就是那讨人厌的家仆啊,死了就死了,有必要大惊xiǎo怪的么?説不定是被三少爷那个暴脾气给弄死的,反正像他这种人死了才好呢!”

“就是,死了才好呢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重diǎn不在那,据説是那个整天和七xiǎo姐一起的,墨恸和赵草根两xiǎo子一起给打死的,而且当时古田这边包括他本身有五个人呢,而且没有一个低于础轮境四重的。”

“不会吧!我听説好像墨恸那家伙可是连修炼都不行的废物呢,而且那个叫赵草根的人才是个础轮境五重啊,你开玩笑呢吧?”

“没有,就是他们两个。”

“肯定不可能,以他们两个的实力,光是一个古田就够呛的了,何况是五个人呢?”

“诶,你们説会不会是其他人打死的,然后嫁祸给墨恸两人啊!”

“你别説,还真可能,这下可要好好守门

,别再打马虎了,要不那个杀人的家伙出现了,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墨恸听着几人的谈话,暗笑了一声。也不多言,接着四人谈话的,注意力被吸引的机会,借助墙角的阶石,一个翻身跳出了墙头。除了江家,墨恸又看了看江家的大门,嘴角勾起一个饱含深意的弧度。向不远处的一棵树掠去。

“哗哗”

一阵树叶轻颤,树dǐng上已经多出一个墨色的身影。墨恸借助树dǐng的角度看了看方向,笑了一下。在月光下,墨恸之前被黑灰覆盖的脸庞暴漏在月光之下。

一头刚刚遮住耳朵的较长的黑发,细碎的的留海遮住俊逸的眉毛,铺散在一双闪着莫名光华的墨色眼眸之上,浓密的睫毛上还挂着为干掉的水珠,将微微挑起的角度压弯,桃红色的薄唇扬起一个邪异的弧度,脸庞体现着雌雄莫辨的特殊美感。在皎洁的月色下,十分中性的脸庞,透漏出一股圣洁的味道。一身玄衣,将其显瘦的身材,凸显而出。

这正是,墨恸真正的样子,因为长得太过妖孽,所以不得不将自己弄得蓬头垢面,或者带上易容面具,否则,以他的样貌,指不定会动出什么乱子呢。

墨恸从左手上的纳戒上一拂,一张金色的物件出现在墨恸的手中,正是墨恸为了今天晚上特意准备的面具。墨恸将面具往脸上一按,随即放下手掌。整个面具通体灿金,遮挡住墨恸四分之三的面容,只漏出右眼那一部分。其上纹着一只金凤,风翎将墨恸的左眼包裹。更为墨恸平添上了一分神秘与邪魅。

随即只见墨恸墨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,双眼一阵变幻,又变回了诡异的六道瞳,然后只见六道瞳中,两个代表地狱道的青色漩涡,缓缓放大,而其余的几个漩涡却融入到那两个青色的漩涡之中,并且眼白上的灰色也。渐渐退去,不一会六道瞳就被一双青色的眼眸所替代。

墨恸又眨了一下双眼,带再睁开时,双眸中的一暗一亮的青色漩涡已经变成了,一双亮青色的双瞳。做完这一切,墨恸摸了摸双眼,轻声喃喃道“六道瞳啊!如今我只知道你能改变瞳色,其余的还这是,什么都不知道啊。还有时候,总是失控,每次一有一些危机,就会不自觉地恢复本来的样子,看来以础轮境的实力,还是太勉强了。估计到了分轮境就好了吧!呵”説完苦笑一声,又一挥手,将凭空出现的一个黑色斗篷裹在身上,将样貌遮在斗篷下,跳下树,向远方奔去。

墨恸没有发现,在他走后,江家大门的房dǐng上,一抹xiǎo巧的身影出现。来人一身血红的哥特式短裙勾勒出其微微繁育的身材,虽然暴漏在月光之下,却当光华接近时,总会奇异的扭曲开啦,将其隐在黑暗之中。一双淡蓝色的双眸注视着墨恸离去的方向,随即发出一声清越的声响“墨恸,六道瞳,呵呵不错,不错”

下一刻倩影已经消散,留下一声被微风揉碎的呢喃。隐约中,一对一明一暗的青色漩涡,缓缓轻转

上海治疗龟头炎方法
中山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
黄山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上海治疗龟头炎费用
中山哪家医院治牛皮癣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