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

刀破魔天 第二百五十七节 可愿与本少爷一游

2019-12-02 09:45:5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刀破魔天 第二百五十七节 可愿与本少爷一游

什么毛病,朗宇没读懂,继续前去。

眼看着又要钻进了树林中,星星张了几次嘴,终于还是忍不住停下了马。“我,我想,嗯……”

看得出这丫头是有话。朗宇也向后看了看,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问道“星星,你想做什么,我可以陪你去。”这话没问题呀,谁知一出口小星星立刻低下了头,语无伦次的急道:“不是,不,不用。”

“那为什么停下来?”

慑慑懦懦,不好启齿。“我,我想,刚才……”低头努力了半天,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“我想在刚才的那个小潭里洗个澡。”

“我……”朗宇的一个粗口憋回去一半,说了半天就是这个事儿,朗宇又不是女人,怎么会理解得出来。三天了,自己倒是无所谓,这丫头肯定是浑身难受了,这事儿确实没法陪。

“好吧,你去吧,我在这看着。”朗宇掉转了马头。

“你,你不能看。”

“行,行,我不看。”

星星下马,撩起长袍向着小潭边走去。走了几步又转回头。“你,你能过来吗?”

怎么又让我过去。小丫头,你不知道这话有多大的杀伤力吗?也就是我,当你是月月姐,换个人也吃了你。

朗宇跳下马,推了下鼻子,“放心去吧,不会有妖兽的。”

朗宇没有过去,说得信誓旦旦,他已经放开了巨阙穴,三五里内,都保证不会出现不长眼的妖兽。可是星星却不知道,不敢再往前走了。

朗宇只好无奈的跟到了潭边,在距离三丈多远的地方,背身坐了下来。如此的情景,让朗宇不由莞尔一笑。上天还真会开玩笑。七年前,是月月看着自己洗澡,今天换成了自己陪着她洗澡了,只是不能看。

后面的景色即使风光无限,朗宇也只有封闭了六识,只以凡人的状态静听着四周的动静。这是真君子的作为。

月色很美,照着美人入浴,可惜空山幽幽,无人欣赏。朗宇静听着身后蟋蟋索索的冲水声,开始思考着进阶战士以后自己要做的事。首先自然是解决月月的问题,她在自己身边不安全。然后就是挣钱,买把刀,再买符,见识到了符文的厉害后,这是朗宇进城后要做的第一件事,保命的本钱哪。之后就是进级再进级,至少要混到尊者层次,自己在这凡世间才有立足之地。

至于天材地宝,尤其是灵根毫无头绪呀,有些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,即使自己知道了,还不见得要花多大的代价才能到手。小白必须得救,就是无法把它从剑里弄出来,凭着这把飞剑和尊者的修为,自己也有资本,再进仙门,否则救师傅就是个泡影。

前路不见光明啊,要修炼,可是哪里还会有那种白乳液呢,吃过甜头的朗宇能不想那东西吗?

洁好是女人的天性。有朗宇在,星星在这大野外不可能达到一丝不挂,在没膝的水中洗得不太爽快,星星一低身,像一条柔软的美人鱼一般,向深处游去。平静的水面荡起一波波的水纹。

“哗。”美女出首,乌发如瀑。星星轻轻的拧了一下,一甩头披散到身后,望着身前荡漾的碎月,无由的一阵伤感。一路血腥的杀戮,令她一个凡人,早已身心疲惫,眼前不时的闪过一幕幕的惨景。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离他们而去,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要杀自己。不知道,大渊尊国自己还能不能到。朗宇是谁?月月又是谁?

最美贵妃攒眉,最娇西子捧心。满面愁容的星星,此刻亦足以沉游鱼落飞雁。可惜朗宇无缘一赏。

“咝……啧啧,太美了!小娇娇不如哇!我就是喜欢这样的。”水中一声惊羡。

“啊!”

“谁!?”月月一声惊叫。岸上一条灰影似一道流光划过,只一缠,拉住月月又飞回了岸上。“什么人,滚出来!”朗宇怒喝。

“哈哈哈哈,这个小妞妞,本少爷看上了,你还不配。”随着话音一个白衣的青年“哗”的一声自水中翻了出来。毫无惧意,身体只是一扭,直对着朗宇两人浮水而至。朗宇拉着星星连步的后退,凝目看去。

好水性,怪不得敢潜在水下偷窥。那人自水面飘身上岸,竟只似一步而至,形如一叶扁舟过,却又半点波不惊。

白衣青年,看都不看朗宇,盯着瑟瑟的星星,右手一展,凭空而现一纸折扇。“小妞妞,可愿与本少爷一游。”这一游,不知是游玩儿的游,还是游泳的游。

“不,不!”星星一个劲的向着朗宇的身后躲。

“哈哈哈哈”

“游你娘个球!找死!”朗宇怒喝一声,抬手直接一个金珠打了出去。这个白衣青年很不幸的把朗宇的逆鳞给揭了。偷窥月月,在朗宇眼皮底下,那跟看见了死神也没有什么区别。

出手就是死招,不留一点活口的余地。只要不是尊者,朗宇尿都不尿他。

“嗯?什么时候长胆儿了。”那白衣青年似乎感到很意外。五阶的小妖兽,还敢反了天了。折扇一扫,连合都没合上,迎着金珠向外拨去。小金珠只有乒乓球大,速度不快不慢,同一时间朗宇也消失了。

移形换影迈出,一步无形。这白衣青年的修为明显的高于自己,朗宇看去时,感觉神识中模模糊糊,猜不准,这样的对手他怎么会不尽全力。

“啵”的一声珠扇想接,青年的俊脸立时变色。玄气在燃烧,眨眼不到纸扇出现漏洞。金珠毫无变化的打向胸前。

“什么玩意儿!?”惊呼一声,一翻手,纸扇消失,一把黑面长剑抵住了金珠。那纸扇原来就是玄气凝成,再过片刻会被吸得一丝不剩。

一个灰影幻化,一道青光在青年眯眼间向着咽喉撩来。杀气刺得白衣青年甚至感到呼吸困难。

“急什么急!就是看一眼而已,至于非要杀了我吗?”白衣青年也怒了,什么时候这样的小妖兽也敢逼着自己出手了。可那个小珠子,还真有点咄咄逼人。暗中玄气一摧,黑剑上一条蓝色的小龙虚虚的出现。借着金珠的推力白衣青年飘身退到了水面上。眼看着飘飘若仙,而速度就是快。朗宇的一剑撩空了。

所谓的登萍渡水,好像只是存在于传说中吧,对于无法御空的朗宇来说也还不会,他可以在水面上一息十几米,但却没法象白衣青年一样安然停在水面。

金珠在剑尖上游走,却近不了青年的身前。朗宇无奈的暗喝了一声“爆!”

“嘭!”的一声金光绽开,水面都击出一个锅底大坑,而白衣青年只是向后退了几步,连衣袍都无恙。

“小东西,技止于此,这个小妞本少爷就带走了。你再找别人吧。哈哈……”那白衣青年哈哈笑着再次游身欺来。

剑是宝剑,身是宝体,至少不次于自己,这次偶遇,真还碰到了对手。朗宇再次眯视着白衣青年。

想抓走月月,门儿都没有,试过了一手,朗宇并不怕。只要是在地上,那青年就得不了手,小的不行,还有大的。拳头大的你还能抵得了吗,如果我一次打出三个,你还能防得住吗?还有一个青龙和金龟,杀你不易,可是伤你不难。重在一个巧字。

“报个名吧。”朗宇一动没动,幽幽的道。声音不大,寒气逼人。

“等我把这小妞带走再说吧,跟着你一堆牛粪落到鲜花上了。”青年大摇大摆的手一摇,折扇又出现了。

月光下看去,白衣青年的面容还算说得过去,只是明明是个粗人,偏要摇扇作秀。让人觉得不伦不类。也不知哪根神经告诉他,星星就能手到擒来。

眨眼间又到了两人的近前,手中折扇一扇,手法类似于拍死一个苍蝇。只一下,朗宇就觉得面前在小扇的一挥下,如有千层叠浪向着自己推来,势不可挡。

但是可避。这种翻江倒海之势,是一种范围攻击,不具有锁定性,看似随意的一挥,那是白衣青年故做镇定,却发挥出了百分之七十的攻击力,就是要让星星看到自己毫不费力的把朗宇拍在沙滩上。他自认为这种震撼的效果才能赢得美人之心。

气浪过处,一片平坦,连石子都辗入了地下,无声的成了齑粉。朗宇辗没了,星星也没了。

“哦!不好!”瞪眼向前一瞅,白衣青年立刻反应了过来,那星星可是他刻意留下的

,怎么会受到波及,玄气无色无声,甚至白衣青年都没有发觉朗宇是怎么动的。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现在了他的右侧,根本就好像两人原本就在那里,而是自已的一扇子拍偏了。

距离很近,一愣神的白衣青年,立刻后退,不知是第几感告诉他,此刻相当危险。

两颗金珠,一前一后的紧随而来。那青年后退中不由眯眼细看,不是幻觉,果然是两道气息同时锁定了自己。

五阶的小妖都强大到这种程度了吗?还能打出两道攻击。在他的印象里,刚才的小珠子,既然都对他产生了威胁,必是这小妖的最强一击了。

济南市第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德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南昌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好
昆明哪里妇科医院比较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