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超

贩罪 第十一章 踏入神境

2020-01-16 22:12:3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贩罪 第十一章 踏入神境

“灯红酒绿的俱乐部,豪华的跑车,美艳绝伦的女人……这些就是人们所追求的生活。人类……何以堕落到这个地步。

当我开始学习天空法典上的知识起,我才明白,一切的本质都是黑白的,那是凡人们看不到的景象,难以理解的世界。

从**的牢笼中挣脱出来,不再受到‘罪’的制约,就可以成为‘神’。凭己身承受世人罪过的神之子,以杀戮之道登上奥林匹斯山的战士,借假修真超脱成仙之修行者,无数的传说都指向了同一个答案,‘罪’是通往神之道的阻碍,凡人最难以逾越的天堑。

现在,我将找出属于我的答案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2102年1月23rì,萨马沃沙漠某处。

“启动降落程序,切换为自动驾驶,预计下降高度五百米。”

“正在计算风力影响,电脑自动修正偏差值,距离地面剩余三百、二百九……”

一连串模式化的工序后,方舟成功降落在了沙漠中,大部份船员被安排留守在船上。以大团长切萨雷.巴蒙德,牧师长曼扎里克.迪诺,军团长雅各布和骑士总管劳伦斯这四人为首的众多高位能力者,一同走下了方舟。

距离他们所在最近的帝**大约在五公里以外驻扎,他们完全弄不清已然占据了优势的钢铁戒律为什么停止进军,还降下了方舟。所以在侦查工作完成以前是肯定不敢冒进的。他们也正好也趁着这段时间,等待从枣椰郡赶来的援军。

巴蒙德手执天空法典,走到一片空旷的沙漠中心,他梦中的景象。在眼前渐渐清晰起来,穿透一层朦胧的阻隔,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座黑白的迷城。

“是这里吗……”巴蒙德忽然止步,抬起头自言自语道。

直到现在雅各布和劳伦斯都不知道大团长要干什么,他们身后的众多能力者也不清楚,唯有牧师长迪诺了解真相。

巴蒙德并没有翻开法典去做念咒之类的事情,他只是单手高举起那本文献,开始向其中注入自己的能量。

天空法典并不是一件完全由人类世界的科技文明所制造的物体。在遗迹中沉睡时。那只是一块石板,不过到了切萨雷.巴蒙德手中,当他试着开始解读时,这件物体便发生了变化。自行转化成了可供人类阅读的纸质籍,里面的文字也成了他能看懂的状态。

不过此刻,文献在他手里又重新变成了石板,作为记录用的工具,这件物品的使命已经完成了。而它原本的面貌,即将展现出来。

石板由方形变成了圆形,周围的沙土飞扬而起,吸附到了石板上。随即被转化成了和其一样的材质,石板的体积就这样不断扩大。最后变成了一个直径十米左右的正圆形物体。

巴蒙德已经不再用手托着这物体,圆形的石板自行浮空。然后慢慢倾斜而下,直到竖着立在了沙地上,石板上刻满了大量难以理解符文图案,在众多图案中,有一个十分显眼的标志——逆十字。这可能是整块石板上最简单的一个图形,位于石板的一侧,在其周围环绕却着六个形态各异的复杂图案,最外围还有一组像文字一般的咒环,套在这七个图形之外。

巨大的圆形石板开始颤动,紧随而至的是众人脚下大地的颤抖。这沙漠中仿佛发生了一次数十秒的地震,连极远处的帝**都感受到了震动,但帝**那边的士兵们很快发现了奇怪的事情,这次“地震”发生后,他们周围的物件似乎完全没受影响,连桌上立着的子弹和枪械零件都没有滚落。

站在“门”前近距离目睹一切的诸人,都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抽离感,却也说不清那究竟是什么……

巴蒙德心里很清楚,刚才的震动并不是地面的颤抖,而是附近的时空产生了波动造成的效应。

不多时,刻满符文的圆形石板自圆心处分成七块,如同七块嵌在一起的月牙向外旋转。展开的时候很像打开照相机的快门。一个通往另一时空的大门就这么出现在了沙漠中。

门里的世界,终于被切萨雷.巴蒙德找到了,那一次次在他梦中出现的黑白城市,此刻以有sè彩的姿态展现在其眼前,但城市的风景却和他的梦里不同。

那根本不是城市,而是废墟,虽然从整体轮廓上来看,巴蒙德依然能认得出来,毕竟他已经看过这黑白城市无数次了,但是这现实中的空中花园,别说是花了,恐怕杂草都没有一根。

“大人……这是?”雅各布这粗线条的汉子终究是憋不住话了,看到了这种超出常识以外的奇景,他怎能不问上一句。

巴蒙德没有说话,他也不知道确切的答案,不过这不是此刻他不说话的原因。

他正在笑,无声的笑容,那张鬼一般的面容,仿佛瞬间出现了生机,兴奋和喜悦溢于言表。他就像个看到了白sè粉末的伪君子一样,迫不及待地向前迈开了步子。

身后的部下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团长的这种神态,那个一向威仪棣棣,喜怒不形于sè的大团长,竟会有这样的一面,这让他们对门里的世界浮想联翩。

“劳伦斯。”巴蒙德突然说道。

“在,大人。”劳伦斯很快应道。

“你守在这里,其他人跟我进去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巴蒙德已经一脚迈进了门里。

劳伦斯根本没有时间去说些什么,他也不敢说什么,这是个善于察言观sè的人,他很清楚,无论大团长的目的是什么,都已经十分接近了,人在这个时候,会做出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。比如说……毫不犹豫地将违抗自己意志的人杀掉,不管这个人是多么衷心的部下,跟随了他多少年,立下过多少汗马功劳,在这一刻,都毫无意义。

因此,这位骑士总管留下了,他甚至觉得,留下是一种幸运。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中蔓延,那扇门的对面,或许是一个更加凶险的世界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

志丹县中医医院怎么样
香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南昌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
莱芜男科医院哪家好
徐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
分享到: